欢迎光临广州市最具影响力的搬家品牌-三迁搬家集团!
手机浏览 收藏网站

广州三迁搬家公司

全市搬家统一调度热线

020-85207890

您的位置:广州搬家公司 > 新闻动态 > 媒体报道 > 一个连婴幼儿都毒害的国家还整天白日做着美美的中国梦


一个连婴幼儿都毒害的国家还整天白日做着美美的中国梦

更新时间:2018-07-25 16:31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

从毒奶粉到毒疫苗,每次下手几乎连毫无抵抗力的婴幼儿都不放过,每次都说严肃处理,可是结果呢,一次比一次玩得大,从开始的自愿购买的奶粉到强迫的打的疫苗,在一次次刷新人类文明的底线,我相信无论处在人类发展阶段,这样恶毒的罪行都不可能让他自由离场,一次次的重演除了说明执政的无能,监管的腐败,还有就是向全世界证明这是一个邪恶的国家。“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这是李克强总理就近日疫苗事件作出的批示。近10 余年来,每次“疫苗问题”都会引起社会不满,并影响到民众对国产疫苗的信任。一位曾在西方疫苗生产企业工作过的业内人士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涉及国民健康、特别是儿童成长的疫苗就是国家的“战略产品”,来不得半点马虎。从欧美和邻国日本、印度这些年的疫苗生产与监管来看,除了国家和政府层面的严格立法、严格审核、严厉惩罚,企业更要自律自查,只有多管齐下,才能尽快打消民众心中的“疫苗恐慌”。
 
图片说明:图为德国非营利组织办的“药品安全(securPharm)”网,民众可以从该网查找包括疫苗在内的各种医药产品的安全信息。
 
欧美:生产商资质严格控制 非营利机构参与监督
 
由于问题疫苗引发的恐慌,在国际上也很多见。现代疫苗最早诞生在18世纪末的英国。偶发的问题疫苗事件曾让英国民众恐慌到“躲避疫苗”。上世纪70年代因不合格的“百白破疫苗”使部分儿童致残后,英国“疫苗伤害者父母协会”呼吁抵制接种疫苗,但后果是造成更多没有接种疫苗的孩子发病丧命。
 
1955年春天,美国脊髓灰质疫苗危机曾令4万接种者染病,导致164人瘫痪、5人死亡。事后,根据陪审团裁定,这起事故的“罪魁祸首”是负责监管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而其下属实验室虽在疫苗的研制中并无失职,仍需要对疫苗的不良反应负责。
为减少疫苗生产商承担的风险和公共卫生的担忧,美国国会于1986年通过《国家儿童疫苗伤害法案》,法案要求所有管理疫苗的卫生机构在每次给被接种者接种疫苗前,必须向本人或其监护人提供“疫苗信息声明”。同时,国家疫苗伤害赔偿项目应运而生,专门用于赔偿由于接种疫苗而引起的伤害,这种赔偿是基于“无过错”原则的,也就是说,提出索赔的人无需证明自己的伤害是由于医疗机构或疫苗生产商的过失所引起的。在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网站上,也写有疫苗安全监管内容。
 
加拿大疫苗既有国产的也有进口的,常见品种如儿童疫苗基本为国产,但流感等特殊疫苗在疫情较严重时需要进口,进口来源主要为美国和瑞士。2016年,加拿大曾出现进口流感疫苗断档的紧急情况,后通过临时紧急订货的方式得以解决。
 
在加拿大医保概念里,疫苗的接种品质是由联邦和省两级政府把握的,通过制订标准、统一进货和分发、定点接种及联网管理加以控制。加拿大疫苗监管实行两级管理,联邦卫生部和省区卫生厅共同负责疫苗接种和订购计划,联邦卫生安全局负责质量监督及接种后监控,如果是联邦安排接种的疫苗,采购由联邦卫生部牵头(资金则按比例由联邦和省摊派),发放则交给省区卫生厅负责组织实施;如果是省区范围内的疫苗接种,则由省卫生厅自行安排采购、发放和接种,但必须报联邦卫生部和联邦卫生安全局备案。
 
null
 
在疫苗监管的问题上,欧洲是全球最严格的地区之一。德国柏林洪堡大学医疗政策学者托比亚斯·克洛泽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欧洲各国都有较为完善的疫苗接种系统,对疫苗生产厂商资质审核也很严格。像在英国药品行业协会登记的成员有64家,但仅7家获得英国卫生部的疫苗生产商资质。在德国,通过对并发症的分析,过去研发的80%的疫苗都不再推荐使用,包括预防天花和结核病的疫苗。在配送疫苗的过程中,也是由专门负责疫苗物流的公司运输,禁止任何其他物流公司从事疫苗运输。德国指定两三家专业物流公司配送疫苗。
 
在很多欧洲国家,还有公开的网络可以查阅各种疫苗的数据。比如德国有一个由药店协会、医药生产联合会等非营利机构共同开办的“药品安全(securPharm)”网,十分方便透明,民众可以按照每个药品包装盒上的二维码,查阅药品失效日期等信息。
 
印度:外贸出口帮把关 违规企业遭重罚
 
在印度,疫苗市场的丑闻并不多见。在印度工作生活多年的海外医疗服务公司“康安途”创始人杨晨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印度目前是全球疫苗出口第一大国,也是联合国疫苗采购第一大国,占联合国采购市场的约60%。2003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从印度购买的疫苗总价值约为5400万美元,到2014年,这个数字已增长到5亿多美元。杨晨介绍说,印度大型疫苗生产公司均被西方大型跨国企业并购,并在国际资本市场挂牌,生产的疫苗主要针对乙肝、麻疹、流感嗜血杆菌、百日咳、破伤风等。
 
杨晨说:“和印度仿制药类似的是,印度疫苗目前也几乎没有什么原创研发能力,但印度对那些已批准上市的药物质量监管做得很好,且由于成本较低,才会被列为联合国首选的主要购买渠道。”公开信息显示,截至去年8月,印度通过世卫组织(WHO)预认证的疫苗数量达到44个,相较而言,中国通过这一标准的疫苗则只有2个。
 
熟悉印度医药产业的业内人士邹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印度,每一批疫苗在进入市场销售环节前需要接受三方面检测:一是工厂质量自查;二是WHO指定部门的检测;三是印度政府监管部门印度药品管理总局(DCGI)的检测,这是一个类似于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或中国药监局的机构。整个检测和管控流程都很严谨,包括生产批次在内的每一道工序都有严格记录,只有最终通过质量论证才能拿到合格证书并最终进入市场。”
 
“3年前,印度一家很大的疫苗生产厂家曾发生过疫苗召回事件,原因是篡改五联疫苗的保质期时间。尽管疫苗本身质量没有问题,但此事被曝光后,WHO立即从五联疫苗合格供应商中删除该厂家名字,这一处罚是相当严厉的。”邹岚对记者回忆称,从此这家大型疫苗工厂的经营情况开始急剧下滑,“疫苗销售量下降57%”。
 
采访中,杨晨还提到一点:印度药品监管部门对医药企业的飞行检查并不频繁,但由于这些企业本身即是跨国巨头,且每天都需要面临源源不断的外贸出口需求,来自世界各国的需求方和检验检疫部门可以帮助其严格管控疫苗质量。
 
“尽管质量过硬又价格低廉,但印度疫苗企业主要是以外贸为导向的,人口大国印度的国内疫苗销售量并不大。”杨晨认为,这是由于印度国家财政在公共免疫计划上投入不足,“导致印度的实际疫苗覆盖比例很低”,而当很多穷人无法享受自己国家生产的疫苗时,印度富人更愿意选择美国企业的疫苗产品,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企业的生物药品和疫苗抗体生产线更加完整,“尽管这些美国疫苗也有相当一部分在印度制造,就像中国人买的苹果手机都是在河南的富士康生产的一样”。
 
邹岚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全世界在疫苗领域多多少少都出现过问题,就连全球疫苗四大巨头之一赛诺菲也曾出现过疫苗丑闻。“只能说对于疫苗行业的监管有两方面,一是政府的监管力度,二是生产企业本身的自我约束和自查力度,二者缺一不可。”
 
邹岚认为,此刻面对焦急的公众心情,国内有关监管部门最重要的任务应该是调查清楚到底“问题疫苗”存在什么质量问题,偏差到什么程度,只有这样才能对症下药,解决问题。
 
日本:修正预防接种法 补偿事故受害者
 
日本1948年制定《预防接种法》,后进行过多次修正。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日本发生过“流感疫苗副作用事件”,引起民众不满。日本从1962年开始流感疫苗接种,1964年日本原子能研究所研究员吉原贤二1岁1个月大的儿子因接种流感疫苗而发高烧,结果留下重度的麻痹和智能障碍。后来吉原在全日本寻找同样遭遇的人,到1971年为止发现至少有21人因接种流感疫苗死亡、16人留下后遗症。吉原和其他受害者家属一起向国家提起诉讼,直到上世纪90年代胜诉。
 
这期间,日本政府还修正《预防接种法》,并建立相关救济制度。一旦发生疫苗事故,先明确“结果责任原则”,地方政府立即成立预防接种健康受害调查委员会,收集相关信息。如判定是疫苗本身存在问题导致事故,政府部门负担受害者的医疗费、补助费:导致残疾的,对未满18岁的人员发放残障儿养育年金,对18岁以上的人员发放残障年金;造成死亡的,政府需要负担丧葬费等。
 
null
 
“我在日本带小孩打疫苗好像不用担心什么,对疫苗的安全性也没有过任何怀疑。”一位旅居日本的华人女性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在日本,给小孩使用的疫苗基本上都是国产的,一些私人诊所也使用进口疫苗。当国产疫苗不够的情况下,日本民众才使用进口疫苗,如风疹疫苗,不仅小孩注射,有些大人也希望注射。在这种情况下,定期接种的小孩优先用国产疫苗,大人用进口疫苗。
 
null
 
日本还有疫苗监管制度,有专门的《药事法》来监管疫苗生产厂家。日本厚生劳动省指定相关检验机构对疫苗的有效性、安全性进行严格检查,任何一种疫苗都要经历开发、审查、认可之后才能进入生产和接种阶段。这些检验机构主要由政府主管的药事食品卫生审议会、医药品医疗机器综合机构、国立感染症研究所等组成。在日本,研发、生产疫苗的机构和厂家屈指可数,如北里研究所、武田药品工业、化学及血清疗法研究所、阪大微生物病研究会等。2015年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大村智博士就是北里研究所的特别名誉教授。
 
“子宫颈癌疫苗风波”2013年再次引发日本民众的关注。日本每年有1万名女性得子宫颈癌,3000人死亡。原先日本政府鼓励小学六年级到高中一年级女生注射子宫颈癌疫苗,但接种后反映身体不适的人不断增加,如手指肿痛、全身痛、忧郁等。2013年,“全国子宫癌疫苗受害者联络会”成立,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2015年3月,124名注射子宫癌疫苗后身体不适者向政府和制药会社提起诉讼,她们大多在注射疫苗后出现记忆力下降、精神状态不佳等问题。2013年6月开始,该疫苗在日本处于停用状态。两家关联制药企业分别是英国和美国公司的日本分公司,制药企业回应称,对疫苗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进行过临床试验,医学数据并没有显示疫苗存在明显的副作用。现在这一诉讼还在进行中。
 
最近朋友圈火了一篇文章:供大家看看
 
2010年春天,我和十几位律师、记者一起研讨山西毒疫苗事件。
 
我把研讨会记录放在我的博客里,第二天,文章被删,为了表示抗议,我把这个事记录在了博客里。
 
之后,律师和记者分头行动,一系列维权过程我都写在博客里,但文章很快被外星人劫持了。
 
null
 
那一年,我见了很多当事人,他们的孩子在打完疫苗之后,有的忽然抽搐,有的死了……。
 
但是,人的生病和死亡可能有很多种原因,他们只能说明在时间上有先后关系,但是谁能说清楚是否存在实质因果关系呢?
 
很多部门就是这么搪塞他们的。
 
疫苗的保存要求在2–8度,当时有证据表明:很多疫苗直接在高温下保存和运输。
 
高温下的疫苗只是无效,还是变质为有毒物质?谁都说不清。
 
当时毒疫苗事件发生在山西,八年后的今天,疫苗受害主要在山东。
 
这一东一西,惹动了人们的愤怒。
 
山西疫苗事件距今天已经八年时间了,这八年,我经历了人生各种起落和变故。
 
就像坐在一艘大船里,自己完全无力左右命运,只能跟着大船起起落落。
 
然而,我们何尝不都在一艘大船里,看起来船决定着我们的命运。
 
事实是:船里的每一个人,决定着船的命运。
 
1
 
我的同学今天给我留言,让我写写毒疫苗的文章,因为他的孩子打了报道的问题疫苗,他不知道这疫苗进入孩子的血液里会发生什么。
 
我还记得他嘲讽我:不懂得赚钱,每天总是关心自己改变不了的事情,闲的蛋疼。
 
我的同学就很会赚钱,平时不问西东,念叨着什么岁月静好。 八年前山西毒疫苗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似乎也不需要知道。山东的事终于轮到他了。
 
他也真的急了,一下午给我发来好多这个事件的文章,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说:“不传谣,不信谣”。这正是他曾经发给我的微信。
 
2009年,我帮助毒奶粉受害者。
 
2010年帮助毒疫苗家庭。
 
我的这位同学说:你什么都改变不了,倒是把自己搭进去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他说的是真的,而且他也是俊杰。所以,我不为自己辩护。
 
2009年,我代理毒奶粉的受害人,到法院起诉,法院不立案。
 
2010年,毒疫苗的受害人到法院起诉,法院也不立案。受害人就到卫生部抗议,最后被拘留了,于是行政诉讼,我拿着他们的诉状到法院,依然不立案。我和法官吵起来,最后被轰出去了,这事发生在北京的一个法院。
 
行政拘留不算太重的处罚,最多十五天。但据说有人因此被判刑,理由是:寻衅滋事,刑期两年。
 
确实,我什么也没有改变。
 
我常常感觉到:这样的处境,律师是最没用的,有时候,我们只是给当事人带来一些心灵的安慰而已。
 
今天网上才传出消息:过去管奶粉的领导,并没有卸任,现在管疫苗了。
 
网友质问:管不好奶粉的人,能管好疫苗吗?
 
疫苗问题没有解决,管疫苗的人也没有解决,但提问题的人都被解决了。
 
当年披露山西毒疫苗的记者王克勤被报社下岗,总编包月阳被免职。还有当年的那些律师,我都不想多说了。
 
最近读哈耶克,这位先知般的思想家,指出了人类通往奴役的路,他说:“观念的转变和人类意志的力量,塑造了今天的世界”。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么:今天的中国的样子,就是中国人观念塑造的,中国人普遍有什么样的想法,就有什么样的中国。
 
换句话说,中国人,有什么样的观念,就会有什么样的疫苗。
 
我那位同学的想法,基本是国人的普遍想法。
 
null
 
平时我懒得理他,他也懒得理我,同一个世界,不同的梦想。
 
而这次,这位同学或许才意识到,我们是在同一条船上。不仅仅我与这位同学,这次大富豪刘强东与八年前那些衣服都穿不整齐的农民,也站在了同一条船上。
 
平时我的这位同学一门心思赚钱,哪里管什么洪水滔天。但这次他发现了船在漏水,可能自己也会溺水,总应该想想怎么把船修好吧?
 
况且他平时很“爱国”,微信朋友圈几乎没有“负面”信息,最近又在朋友圈里转发人报文章,吆喝着要和美国把贸易战打到底,说什么:美国亡我之心不死。
 
这位同学最后发信说:“要好好赚钱,让儿子移民”。
 
我回复:“真怂”。
 
2
 
一个大胆的假设:
 
如果2010年,那些做报道的记者、律师不是被打压,而是得到荣誉。
 
如果那年的的疫苗事件,责任官员得到惩处,法院大胆的开庭审理,受害人得到高额赔偿。
 
如果那些自发组织起来的NGO组织,可以自由的发挥他们的功效。
 
那今天会怎么样呢?
 
不用太聪明也会知道:会产生更杰出的记者、律师、官员……
 
法官会充满荣誉感,他们会骄傲的说:八年前那个案子是我判的……
 
NGO组织会自豪的把八年前他们的功绩写在自己的宣传册里,对来访的人夸耀自己在疫苗事件中所做的贡献……
 
但,这一切都只是假设。
 
如果把我的这些假设翻译成政治或法律词汇,就是:新 闻 自 由、司 法 独 立、主 权 在 民……
 
这些已经被历史无数次的验证过的价值,难道我们还需要别出心裁,另辟新道吗?
 
问题疫苗难道真的只是疫苗问题吗?
 
3
 
爱国青年说:“任何国家都有问题。”
 
是的,他们说的没错,但解决问题的方式却大不相同。
 
八年前,我们把毒疫苗的帖子删干净了,以为疫苗问题解决了。
 
但问题疫苗只是换了一个省。而且,这或许只是刚刚开始。
 
《南方都市报》刊发的调查报告《疫苗之殇》中披露,中国是世界疫苗事故最多、最惨的国家,每年至少都会有超过1000个孩子患上各种疫苗后遗症,或死或残。
 
美国也曾经有过疫苗危机,大家都争着要往美国这艘船上跳,看看他们是怎么对待船客呢?
 
几年前,美国麻州一家药厂出现违规,导致全国脑炎爆发,76人死亡,该厂负责人被控二级谋杀,药厂倒闭,赔偿2亿美金。
 
1988年,美国通过《国家疫苗伤害补偿程序》。确立了为接种疫苗造成伤害的无过错补偿制度,受害人无需诉讼就可获得初步赔偿。
 
我们得到赔偿的概率有多大呢?
 
这要解释什么是无过错补偿。简单的说:双方举证方式不同。
 
2013年湖南广东四川有4名婴儿注射乙肝疫苗后死亡。家属向医院提出索赔,院方称:尚不能确定死因与疫苗有关。也就是说:家属需要证明孩子的死是疫苗导致的。
 
想想,这样的证明有多难?孩子打了疫苗,孩子也死了,但这可以证明是疫苗导致的吗?不可以。
 
医院会说:孩子中午还吃饭了呢?你怎么知道不是吃饭死的?医生可以拿出一大堆病例说明:吃饭也是可以死人的。
 
你是一个几年才会接种一次疫苗的人,你的诉讼对手是精通疫苗医学的机构。你怎么可能讲过他?
 
你当然可以申请鉴定,但是疫苗有多假,鉴定就可以有多假。
 
美国确定的的无过错补偿责任正好相反,上面的案子为例,按照美国的法律,院方需要证明:孩子的死与疫苗没有关系,如果院方不能证明,就要赔偿。
依据上述的美国法律,也是先行赔付。先赔钱,然后再打官司,一般而言,孩子疫苗后,只要不是明显的意外死亡或其他疾病导致死亡,都会推定为疫苗导致。
 
而赔偿的数额呢?
在山西毒疫苗事件中,唯一获得法院立案的尚彩玲,打了三年官司,最终和疫苗厂家达成和解协议:厂家补偿十万元,尚彩玲放弃诉讼和上访权利。
从1988年至2000年法案实施12年间,全美有1500多人得到11亿多美元的基金救济。平均每人约500万人民币。
从数字来看,我们孩子比美国孩子疫苗致残、致死的数额多出十多倍。而赔偿,我们比美国少十几倍。
看了这样的数字,不知道那些整日喊着:“厉害了,我的国”的人会怎么想。
 
4
不能再写下去了,再写一下就又变成“别有用心”的人了。但希望这篇文章不要被删,谁家没个孩子,谁能避免被狗咬一口呢?
当年为疫苗受害者呼吁的律师,现在多半已经不干这事了。他们在哪里,自行谷歌吧。
我回到了北京,北京司法局还没有给我年检,所以不能执业,既然大家都在一艘船上,谁认识局长,帮我和他聊聊。把这么优秀的律师逼成一个靠文章打赏的人,实在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粤ICP备14032828号-4Copyright©2018-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三迁搬家提供技术支持
总部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中山大道棠德西路56号棠德花园(广州市各区均长期设立分部) | 管理员登陆 | 全市业务统一咨询电话:020-85207890 大客户直拨:13316204421 统一调度 分区发车